昔日顶流沉寂16年今朝归来仍是王者这些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?

刚刚过去不久,42岁的陈楚生人生中再次夺冠,这次是在“披荆斩棘的哥哥”第三季的舞台上。

许多80后的记忆里,他的王者成名曲有没有人告诉你》横空出世,曾经传唱大街小巷,不亚于孤勇者》等神曲。他曾经扛起音乐圈的顶流,前途一片光明。

舞台上星光璀璨,聚光灯打在他身上,戴着沉重的“王冠”,他仿佛已经不是曾经的他。王者的舞台上,陈楚生还是带着那把吉他,透过他的眼神,我们却又看到16岁那个单纯痴迷音乐的青葱少年。

16岁这年,他收到哥哥送他的人生中第一把吉他。这是他和音乐的第一次“触电”。三亚的风燥热地吹着,吉他声响起,对音乐的一颗心开始躁动萌芽。

2000年,19岁的陈楚生带着这把吉他,开始“深漂”生涯。他后来最著名的那首歌有没有人告诉你》这样唱道:

深圳,灯红酒绿,人来人往。初到这个城市,陈楚生是迷茫的,他骨子里是内敛的、敏感的,偏偏来到一个奔放的、野性的大都市。

不过,很幸运,陈楚生在深圳打工,不久就遇到一个琴行老板,很快两个人成为音乐上的知己,他被介绍到酒吧驻唱。

为了音乐梦想,陈楚生硬生生逼着自己快速“脱壳”蜕变,他走进深圳,走进人群,走进音乐。

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,从16岁起拿起那把吉他,他就一直在为心中的音乐准备。

2007年,湖南卫视举办第一届快乐男声》。那是中国内地全民选秀的萌芽,没有人知道往前走会是怎样的。

那时候他和女友相恋6年、感情深厚,已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。他为音乐漂泊的心,很想就此安定下来。

正当他犹豫纠结时,老天给他开了个玩笑,他的哥哥遭遇车祸,急需大量的钱救治,老天爷的残忍玩笑推了他一把,他踏出了这一步。

前路如何陈楚生也不知道,他不知道自己属不属于这个舞台,好在他坚信他属于音乐。

选秀中,他不会花活,不懂炫技,不知耍酷,他甚至还带着点三亚农场的“土气”。

他什么都不懂,只懂音乐。在决定他去向的舞台上,每次他都是一人抱着一把吉他,一支话筒唱一首歌,一首歌说一次过往。

那时候,老天应该是偏爱他的,观众也偏爱他,人人爱他唱歌得纯粹,爱他歌里唱不尽的故事。

他一夜成名,从一个普通草根到全国冠军。他给予音乐深沉的厚爱,音乐也反馈他同等的偏爱。

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事情,他应该是怎样的?他应该是火爆全国、粉丝追捧、风光无限、财源滚滚。

可是命运这双手翻云覆雨,让人措手不及。短短数月,陈楚生从泥土升至云端,又从云端坠入尘埃,令人唏嘘不已。

2008年湖南卫视的晚会上,作为首届全民选秀的冠军,他应该是顶着高光、盛装出场。千千万万粉丝等待中,他消失了。随后,双方解约、对簿公堂、天价赔偿。

据说是当年晚会,公司瞒着他找来他的女友,同台表演。这触及了他内心的敏感底线。对音乐赤诚如他,对感情更是赤诚。他曾在采访中说,绝不能娱乐我的感情。

谁能想到,面对公司227亿元的天价索赔,陈楚生无所畏惧,毫不退让。最终以支付公司650万元的沉重代价,换回自己的自由身。

舞台诚可贵,成名价更高,若为自由故,两者皆可抛。他生来自由,独爱自由,既然不能唱自己想唱的歌,那就褪去华服,扔掉“王冠”,用自己的心,唱自己的歌。

陈楚生在音乐圈消失,却没有在音乐里消失。他成立自己的音乐工作室,创作自己的歌,宣传自己的歌。没有了资本,没有了流量,庆幸的是,抛弃功名,他依然守着初心,守着音乐。

人在最红的时候最惆怅,成名后的陈楚生这样说。没有人能感同身受他沉寂的那16年,哪怕是他音乐圈的知己好友,也只能略窥一二。世多不懂他,只有他懂自己,对音乐的纯粹、执着、倔强。

在“披荆斩棘的哥哥”的初舞台,他没有选择自己的成名曲,这个举动意味深长。他似乎用这种不动声色的方式和昔日的“王者”告别。再次登上他心中的舞台,他选择了齐秦的原来的我》,他一直在坚守最初的自己。

他一开口歌唱,还是曾经那个勇敢追梦的他。网友说,陈楚生一开口,我就哭了。

就像16年前,几看他夺冠,喜极而泣;16年后,几看他再次“闪闪发光”,再次泪目。

陈楚生一唱歌,我们都哭了。不仅是为他而哭,更为自己而哭,为不能守住初心的自己而哭,为在功名利禄中迷失了的自己而哭,为那一去不复返的单纯青春而哭,为那成年世界里不得不妥协的自己而哭。

那场全民的狂欢,时代的记忆早已远去了,陈楚生披荆斩棘,风尘仆仆从我们共同的青春里走来。

有人指责他没有年少的轻狂,人到中年认怂了,妥协了,求和了,但更有人说,他积淀许久、成熟更多、更加强大。

资本可以包装明星,可以创造流量,但是资本不能给我们一个如此真实勇敢、独一无二的陈楚生。

很长一段时间里,在被资本重重包围的音乐圈,人人唱衰华语乐坛,人人叹息“华语音乐已死”。

“二十多岁的生哥有着四十岁的成熟,而四十多岁的生哥却透着二十岁的真诚。”

在这个“娱乐至死”的娱乐圈,在这个光怪陆离的音乐圈,谈初心,是可笑的,也是可贵的。

2007年快乐男声决赛的那个不眠夜,那时的陈楚生说,不管我能不能拿冠军,但七年也好,七十年也好,我都会唱歌,因为那是我的生命。

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,感谢命运兜兜转转,老天依然垂爱于他,让他再度携着最初的爱,如王者归来。

感谢青春里有一个陈楚生,做了我们想做不敢的事,让早已年到中年的我们,依然能回望那个曾经年轻勇敢的自己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