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足球职业化30年:而立之年重回原点?

30年,共有42支球队参加中国顶级联赛,其中25家俱乐部已经解散或消失,有10家俱乐部历史超过20年,10家俱乐部夺得过联赛冠军;30年,中国足球顶级联赛共进行6152场比赛,打进16076个球,共有3493名球员出战过,其中包括1296名外援

这是从1994年甲A联赛揭幕,到2023中超赛季收尾,中国足球职业化30年交出的成绩单。都说三十而立,但中国足球谈“而立”,还为时尚早。曾经我们认为会带领中国足球迈向更高台阶的人从CCTV5到了CCTV1,只不过话题从足球发展,变成了向全国人民谢罪。

最近,昔日的亚洲足球先生范志毅又火了,这次不是因为足球,而是凭借在《繁花》里的客串。事实上,现在的范大将军已经很少发表关于足球的言论了,因为中国足球的水平,一直没逃出过他那句“五字真言”。

“刮骨疗伤”后的中国足球何去何从,或许如歌里所唱:心若在,梦就在,只不过是重头再来。

2024新年伊始,中国足协在其官网发布新政,就俱乐部易地转让、商业冠名、新赛季外援人数等问题进行调整。明确:允许俱乐部在5个赛季内对所属球队冠名;有条件接受职业俱乐部的异地迁移;中超新赛季每场比赛每队最多可有5名外援上场。

这堪称中国足协新年的“三板斧”。中国足协相关负责人表示,新政主要是考虑一些俱乐部的现实状况,有利于俱乐部获得更多支持和资源,为其提供更好的发展空间。

开放冠名,是中国足协前期调研和讨论过程中,各家俱乐部反对声音相对较小的一项。三年前,时任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要求俱乐部名称去商业化,这被业界评价为矫枉过正。这次重新开放商业冠名,也给普遍遭遇生存难题的职业足球俱乐部,增加了一个重要的营收渠道。

新政发出当天下午,浙江职业足球俱乐部就马不停蹄发布了招商公告,向社会公开招募新赛季球队的冠名企业或品牌,成为了第一家向社会公开招募冠名的中超俱乐部。而随后,成都蓉城等俱乐部的公告也陆续跟进。

“目前我们正在努力,希望关心浙江足球事业发展的企业与我们携手。”浙江职业足球俱乐部相关负责人向潮新闻记者表示,新政的推出给了球队扩展了经营空间,让俱乐部的发展不断向好。

越来越国际范儿,让更多外援出现在中超联赛,也是这次改革的要点。很长一段时间,中超只允许3名外援出场,上赛季增至4人,而新政则允许5名外援上场。在行业管理部门及部分俱乐部看来,进一步放开外援名额,有益于优化俱乐部内部球员间的竞争,促进人员优胜劣汰,由此提高本土球员的竞技水平。

30年来,中国职业足球有太多 “流浪球队”的记忆,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2021赛季前解散的北京人和队,其曾辗转上海、陕西、贵州等多地。上赛季就有搬迁意愿的新赛季中超“升班马”四川九牛,借助新政迁至深圳的意愿有望成行。

30年过去了,中国足球的职业联赛无论是从竞技水平、行业声誉和商业价值等各项指标来看,几乎均跌落谷底。足协一系列新政出台,着实有些拨乱反正的味道。但到底有多少投资人愿意去抄底和接盘,还要让时间来作答。

“在俱乐部老板的利益围猎中,有些随波逐流了。”“我想深深地向全国球迷谢罪。”“非常后悔,还是要踏踏实实走正路。”昨天,CCTV-1晚8点黄金档播出的反腐专题片《持续发力 纵深推进》第四集,专门披露了足球领域腐败案细节。国家体育总局原副局长、中国足球协会原党委书记杜兆才、中国足协原主席陈戌源、国足原主教练李铁在镜头前忏悔。

回望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三十年,反腐大戏并非当下的产物。从龚建平到南勇和谢亚龙,再到李铁和陈戌源,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。反赌扫黑风暴,未能让中国的职业足球赛事迎来新生,而是在一个又一个轮回的年头中不断沉沦。

早在2001年10月6日,中国足坛爆发了“甲B五鼠”事件,浙江绿城0-6惨败长春亚泰。赛后时任浙江队老总的宋卫平宣布开除队内5名问题球员,同时向中国足协提交了一份“黑哨”名单。后来裁判龚建平被警方带走,一年后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。然而中国足球没有获得宋卫平期待的“新生”,而是在龚建平锒铛入狱后草草收场。

2009年8月,公安部亦曾设立“反赌扫黑”专案组,拉开了震荡中国足坛的扫黑风暴序幕。随之而来的是谢亚龙和南勇两位原足协副主席被判有期徒刑10年6个月,罚金20万元,以及申思、李明、江津、祁宏四名前国脚因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分别获刑。此外,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还连开38张罚单,对涉假球风波的俱乐部、工作人员等进行处罚。

随着2022年末打“铁”溯“源”风暴,中国足球又进入新一轮的反腐。刮骨后更要疗伤,需要不断加强监管,才能在各级球队的竞技层面上看到“药效”。反腐的警钟,依旧需要在大权在握的管理者身边长鸣不息。

在高度市场化的足球运动中,行业协会的一个关键作用,是对行业的发展进行实时分析、研究,不断更新监管体系,不是何时严或何时松的问题,也不是搞得球队生存艰难或者全面放权来者不拒的问题,而是与时俱进的问题。

或许是近年来,国内俱乐部表现实在太糟心,让很多球迷觉得,看中超纯粹是“自虐”。

80后的卢先生是西甲巴萨球迷,对于国内的职业联赛,除了本土的浙江FC还会记挂于心,其余基本不看。

“我曾经也看甲A联赛,记得小时候班里不少男生买大连万达、北京国安、上海申花的球衣穿着踢球,我们也有范志毅、杨晨、孙继海等本土足球偶像。”卢先生说,自己上小学的儿子是韩国球员孙兴慜的球迷,周末他还会陪着儿子在电视机前看英超热刺的比赛。

中国的足球俱乐部,曾经也是很强的,尽管在亚洲范围内整体实力不如日韩,但也三次拿到过亚俱杯(亚冠前身)、亚冠冠军。

亚冠联赛自1967年开办以来,截至目前共10支球队拿过亚冠冠军。其中中国的辽宁东药足球队(辽宁宏运的前身)曾在1989-1990赛季夺得亚俱杯冠军,而广州恒大足球队也曾于2013年、2015年两获亚冠联赛冠军。物是人非,曾经令国人骄傲的广州恒大如今已在中甲摸爬一个赛季,成绩位列中甲第12位,勉强保级。

放眼中超,如今很难找到高水平的外援。如今沙特联C罗、本泽马、内马尔等众星云集,本赛季亚冠联赛16强占据三席,与日韩俱乐部分庭抗礼。唯一代表中超杀入16强的山东泰山,还是以青训见长的俱乐部。此外,这几年表现不俗的浙江队,也是依靠扎实的青训在中超站稳脚跟。

眼下,“青训为重”已成为了国人的共识。中国足协日前也时隔多年在北京召开全国青少年冬训动员会议,部署和推动2024年的全国足球青训工作。

“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已30余年,但在国际足球赛场上依然举步维艰,正是因为青少年足球仍存在训练质量不高,青训体系不健全,管理体制不合理,青少年球员文化和思想教育亟待加强的情况,客观制约了国家队水平提高。”中国足协主席宋凯在会上坦言,青少年足球工作要从急功近利向久久为功转变,工作思路要从重竞赛组织转移到重视青少年训练质量,从重比赛成绩转移到重视教练员和球员培养上去。

就在上个月,宋凯还专门赴上海崇明岛,视察先后培养出武磊、颜骏凌、王燊超、曹赟定、李圣龙、杨世元、朱辰杰、蒋圣龙等近20名国脚的根宝基地,对青训的重视可见一斑。中国足球最终能不能冲出国门,甚至冲出亚洲,还是要靠青少年的整体水平提高,要靠抓好青少年的训练。

2024,来到而立之年的中国职业足球,不离不弃的球迷们真不指望球队能短时间内打出多大名堂,站上世俱杯舞台跟欧洲豪强去掰腕子,只希望联赛能尽快复兴,找回原本中国足球该有的样子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